当前位置:第九届北京香山论坛>新闻动态>新闻详情

专访北京香山论坛副秘书长:论坛不仅限于军队,更要发出国家声音

来源:南方都市报   发布时间:2019-10-23 19:35:00   点击次数:178

人物简介:

徐天昊,第九届北京香山论坛常务副秘书长,军事科学院科研部副部长,少将军衔。2018年、2019年连续两年负责北京香山论坛的组织与筹备。


第九届北京香山论坛10月22日落幕,这届论坛因聚集了包括俄罗斯国防部部长在内的各国多位防长和高官、讨论亚太地区热点安全话题而受到国内外广泛关注。


本次论坛的最后,北京香山论坛常务副秘书长徐天昊少将在论坛上接受本报专访。徐天昊表示,北京香山论坛虽是军方发起的安全论坛,但今后的目标不应只局限于军队,更应该成为一个国家的品牌,一个国际的舞台,要在国际上发出中国国家和军队的声音,在国际舞台上讲好中国故事。


以下是徐天昊在北京香山论坛上接受南方都市报专访:


南都:您对本届论坛的整体感受是怎样的?


徐天昊:这次论坛应该说是很成功的。这是第九届了,无论是论坛规模还是社会影响力都越来越大。这次论坛的特点是围绕亚太,在这个平台上,无论大国还是中小国家,都有共同发言的机会,共同表达他们国家的诉求,应该说起到了开放、交流、互鉴、共赢的平台作用。


20日晚北京香山论坛举行欢迎晚宴,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副主席许其亮在晚宴上致辞时也专门讲,要把北京香山论坛打造成国际上的重要安全平台。北京香山论坛已经逐渐成为一种品牌,把“开放、合作、互鉴、包容”作为论坛的精神固化下来。


今后,我们在平台建设当中还要继续发扬好的方面,同时也要吸取国际上其他论坛的好经验,进一步提升平台的知名度和国际影响力,讲好中国故事,发挥好中国声音。


南都:各位嘉宾在论坛上的讲话有没有让您印象比较深刻的?


徐天昊:这次印象比较深刻的是,俄罗斯国防部长绍伊夫大将的发言,他讲得非常透彻。另外,我们也注意到,这次美国助理国防部长帮办的发言比较积极,对国际安全形势做了很好的回应,对美国在促进国际安全形势中的作用也做了比较积极的表态,我们也表示赞赏。当然,还有其他各个国家都有很好的一些观点。


南都:您怎么评价俄罗斯防长今年的表现?


徐天昊:非常好。绍伊古部长当上俄罗斯国防部长后,第一次出访就是来中国。这次他来参加北京香山论坛,也是历次香山论坛中,俄罗斯派出的最高层级的军方领导人。


绍部长来了以后,在大会报告、会议的交流,包括下面一些双边和多边的交流,都体现了俄罗斯对我们这次论坛的关注和重视,也是对大家展现的一种互相开放的姿态。


南都:今年是朝鲜第二次参加香山论坛,如果说第一次参会是学习,这一次有何变化?


徐天昊:朝鲜人民武力省副相能来,本身就是对论坛的一种肯定,也是朝鲜在推进和平进程当中一种开放的姿态,同时也展现了中朝两军在过去结下的良好传统和战斗友谊。


朝韩两国的防长们在会上都有交流,去年他们双方有一个会见,还有标志性的握手,今年在这个基础上,他们还有更多机会沟通对话,这本身就是我们平台想起到的作用。韩国国防部副部长发言的过程中,大家很关心如何把“和平的特区”建好?我想这应该是双方共同的行为。


南都:中方在主场如何更好地向国际传达我们的声音?


徐天昊:我们平台向国内外媒体开放,这一点是我们一直坚持的,而且目前来看,参与的媒体朋友越来越多,报道开放的力度也越来越大,这一点我们也非常高兴。下一步,可能随着媒体技术的发展,我们还要更多地利用新媒体,同时也积极地往外面去推荐。


南都:国防部和外交部分别在论坛上阐述中国立场,两者有何区别?


徐天昊:他们讲话水平都很好。魏部长更多是从军方的角度,他代表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部,是作为军方的一种表态,他把国家大局、军队的历史责任和应当起到的大国地位和作用,以及必须坚守的军队底线,都阐述得很清楚,而且不乏个人魅力,他的一些接地气的表述,让大家听得很解渴、很过瘾。


乐副部长是代表外交部,更多从国家外交的层面去进行表述,他的讲话也很实在、具体,数据都列得很好。两者之间互相匹配、互相呼应,应该说是不谋而合。


南都:为什么要专门请外交部来军方主场的场合表述我们的立场?


徐天昊:北京香山论坛虽然是军方发起的,主要关注防务和安全,但是我们觉得今后论坛的目标应该是成为一个国家的品牌,一个国际的舞台,在国际上能够发出我们国家和军队的声音。


在国际舞台上,要讲好中国故事,要有中国的声音,我们觉得不能仅限于在军队,因为大家要讨论关于和平的话题,和平不完全是关于战争,战争只是一方面,还有非战争的安全威胁,包括经济领域、社会领域、科学技术领域,这些传统的和非传统的安全威胁,都在影响整个社会的发展。


作为一个防务论坛,或比较关注安全形势的高端论坛,应该向国际社会推出国家和军队的有关政策,军事跟外交也是密不可分的。


南都:两天的会议,背后要筹备多久?


徐天昊:我们是接近半年的筹备。香山论坛之前有时是隔年办一次,从去年开始是一年一次,这一方面说明论坛的重要性和影响力提升,另外也是得到了习主席和军委首长的高度关注,这是我们办好论坛的基础。


我们认为办这个论坛是非常必要的,这次论坛有这么多的国家,特别是高级别防长总长,也说明大家有这样的需求。同时中国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大国,在和平进程中也要展现我们的形象。


另一方面我们作为承办单位,要办好论坛也有很多的工作。我们从年初开始做方案、定议题,包括确定大会的议题和分会交流的分题,这也是大家共事的结果,我们的话题是征集过来的,去年四个分题,今年设置八个分题,一下子把交流面扩大了。这说明大家有这个需求,我们也及时地吸纳国际社会各个方面的关切,把这个论坛办得更加国际化。


南都:论坛的议题最后是怎么确定下来的?


徐天昊:首先大会议题“亚太”是我们论坛的一个主线,也是大家关注的热点,这一点没有问题。大会前四个分题的分配,我们基本还是延续过去几届的一些热门话题,一是大国、二是中小国、军控、互信,这些是大家一直关心的。


在分题设置当中,前四个话题都比较一贯,比较传统,比如说互信机制、大国关系、中小国家权益等,后面我们觉得应该更多地与时俱进,包括人工智能、海上安全、军控体系,这些都是目前大家比较感兴趣的,也是在征集意见过程中,大家呼声比较大的,我们平时也感觉这些领域非常热点。


南都:今年多国高级别防长、总长不远万里来京,如何定义香山论坛重要性?


徐天昊:我觉得,不只是会议本身的重要性,首先还基于中国的发展。正好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大庆,加上在军事外交上,我们这几年有很好的工作,使得各国的防长和总长们都愿意到中国来看一看,和中国军队进行一些交流,这是第一位的。


第二是我们把香山论坛逐渐机制化,大家觉得这是好的交流平台,他们国家要在这个平台上发声,如果不发声,国际社会就听不到。


第三,不只是防长高官们,很多专家也觉得来参加香山论坛,是他们学术上的一个标志。如果我们的论坛能做到这个份上,应该说就是起到相应的作用了。


南都:北京香山论坛举办过9届了,经历了哪些不为人知的历程?


徐天昊:我们论坛走到今天,历程也是挺不容易的,中间也遇到一些低谷。作为一个论坛,主要是看它的影响力、来宾的重要性和参与的积极性。


首先是定位。过去我们是二轨的专家论坛,现在是“一轨半”,是官方和专家相结合,它的定位提升了。2014年改变了定位以后,论坛发展就进入了一个良性循环的渠道。


其次,基于国家的大力支持、国家领导人的重视。国家的经济实力、政治实力、外交实力的提升,国家本身影响力在扩大,大家觉得这个舞台是一个国际话语平台。


第三是机制化。过去有时候两年一办,有时候中间有事就停掉了,例如,2017年军改停了一年。逐渐机制化以后,相信论坛的影响力会越来越大。

文/ 南都记者 潘珊菊 实习生 郑璇真)